小记者--中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情趣盎然的咏柳诗

2012-4-12 09:07| 发布者: xjzadmin| 查看: 4724| 评论: 0|原作者: 冯 为 民|来自: 中华语文网

摘要: 说到咏柳诗一般人都不陌生,而且可能不费多大脑力就能随便吟几句,这实在是柳文化熏染的效果,因为历代留下的咏柳诗的确不胜枚举,历代诗人常以柳入题,歌咏不绝,杨柳又经常看到,能吟几首咏柳诗也就司空见惯、不以 ...

说到咏柳诗一般人都不陌生,而且可能不费多大脑力就能随便吟几句,这实在是柳文化熏染的效果,因为历代留下的咏柳诗的确不胜枚举,历代诗人常以柳入题,歌咏不绝,杨柳又经常看到,能吟几首咏柳诗也就司空见惯、不以为奇了。但如果要深究咏柳诗中的柳意象和作者所用的艺术手法却未必是吟诗者都很明了的。很多咏柳诗情趣盎然却又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给人以一新耳目之感,是诗人慧心妙手锤炼而成的,值得反复咀嚼、细细品味。

柳意象是中国古典诗歌中出现频率极高而蕴含极丰富的植物意象,积淀着中华民族特有的审美情趣,体现着中华民族的民族性格和中国文学的特有风貌。中国古典诗中所咏之柳不单纯地表现为状写自然中的物象,更多的是表现为各种深层次的意象上。很多专家经过深入的研究多认为“柳意象”概有8大类:时间意象、离别意象、思乡意象、闲愁意象、爱情意象、美女意象、小人意象以及隐居意象。而每一类意象中又可细分为几小类,比如“时间意象”,又可分为早春意象、暮春意象和深秋意象。柳是报春的使者,是春天到来的先行者,如杜甫诗句“侵陵雪色还萱草,漏泄春光有柳条”就很形象地说繁殖在春天的萱草好象在有意侵犯雪色,嫩芽破绽的柳枝已把春光漏泄出来。早春意象,多以“青青”“柳细”“疏柳”为标志。随着柳叶颜色的由浅转深,柳絮的飘飘扬扬,还可以将柳视为老春,老春即暮春,归春,标志有“阴阴”“柳绵”“杨花”“烟柳”等词,如辛弃疾《摸鱼儿》“休去倚危栏,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柳还可视为深秋意象。秋冬时节,柳絮飞扬,柳叶变黄,柳枝的稀稀疏疏,本就给人一种很感伤的情景,宋代吴文英的《浣溪纱》“飘落无声春堕泪,行云有影日含羞”,就把杨柳的深秋意象所带来的伤感色彩挥发得淋漓景致。柳絮无声无息地飘落,秋冬的气息渐渐的逼近,满天飞舞的柳絮仿佛是春天的眼泪。而离别诗中的柳意象就用得更多,主要原因在于柳色如烟,柳条曼长,犹如亲友间缱绻的柔情,仿佛离人不尽的别恨,加之“柳”与“留”、“丝”与“思”、“絮”与“绪”谐音。人们乐意把柳当做情感的寄托物和负载体,产生了“折柳赠别”和“折柳寄远”的风俗。如古人赠柳,寓意有三:一是柳树易生速长,用它送友意味着无论漂泊何方都能枝繁叶茂,而纤柔细软的柳丝则象征着情意绵绵。二是折柳相赠有“挽留”之意。三是“柳”还有聚之意,《周礼天宫》“柳毂”注疏:“柳者诸色所聚。”《释名·释丧制》“柳车”注疏:“柳,聚也,众饰所聚,亦其形偻也。”“聚”也就是留聚的意思,赠柳也就含有希望再聚之意了。

这篇博文所选的咏柳诗却是不属于上述8类意象的,可以看出诗人的超常创造力和咏柳诗尚未开发的区域。

先看白居易的《勤政楼西老柳》一诗:

半朽临风树,多情立马人。

开元一枝柳,长庆二年春。

 

这是首五言绝句,咏勤政楼西从唐玄宗开元年间至穆宗长庆二年已在百龄上下的一株柳树,全诗以柳写人,借景抒情。“半朽”画树,“多情”写人,“开元”和“长庆二年”交代时间跨度,其时白居易已五十一岁,以垂暮之年对半朽之树,语短情长,把百年历史变迁、自然变化和人世沧桑隐含在内。可见白诗中的柳是一位历经沧桑、见证历史又外弱内强的长者,这层意思是够深刻的了。

再看李商隐的《柳》:

                                曾逐东风拂舞筵,

                乐游春苑断肠天。

                如何肯到清秋日,

                已带斜阳又带蝉!

李商隐是极喜欢咏柳的诗人之一,在现存李商隐诗集中,计有19首咏柳诗。这是一首七绝,很多人认为是借咏柳自伤迟暮、倾诉隐衷,实际上是以柳喻小人的讽世之作。诗写秋日之柳却不从眼前写起,而是先追想它春日的情景,然后再回到眼前的柳上来。句句写柳,而全篇不着一个“柳”字;句句是景;句句咏物,而又句句写人。通过咏柳把小人的趋炎附势与潦倒颓唐进行比照,得意时轻佻狂放,一个“逐”妙不可穷,失势时衰残冷落,两个“带”余味不尽。如果要更多了解咏柳的讽喻色彩,可再看看宋代曾巩的《咏柳》:

                     乱条犹未变初黄,

倚得东风势便狂。

                解把飞花蒙日月,

不知天地有清霜。

     这首诗咏柳而讽世,针对的是那些得志便猖狂的势利小人。诗中把柳树人格化的写法,以及诗人对柳树的明显的贬抑与嘲讽,使这首诗不是纯粹地吟咏大自然中的柳树。

接下来看看借柳悼亡伤古之诗:

隋堤柳

白居易

    隋堤柳,岁久年深尽衰朽。风飘飘兮雨萧萧,三株两株汴河口。老枝病叶愁杀人,曾经大业年中春。大业年中炀天子,种柳成行夹流水。西自黄河东至淮,绿阴一千三百里。大业末年春暮月,柳色如烟絮如雪。南幸江都恣佚游,应将此柳系龙舟。紫髯郎将护锦缆,青娥御史直迷楼。海内财力此时竭,舟中歌笑何日休?上荒下困势不久,宗社之危如缀旒。炀天子,自言福祚长无穷,岂知皇子封酅公。龙舟未过彭城阁,义旗已入长安宫。萧墙祸生人事变,晏驾不得归秦中。土坟数尺何处葬?吴公台下多悲风。二百年来汴河路,沙草和烟朝复暮。后王何以鉴前王?请看隋堤亡国树。”

     这是一首七言乐府叙事长诗,隋堤之柳在白诗中,成为一种亡国追索的意象指代,柳代表的是亡国树。在诗词中,隋堤柳、隋宫柳往往成为悼亡伤古的原型。

     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的唐代贺知章的一首著名《咏柳》:“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很多人也未必知道妙在何处,其实照一般的艺术创作规律看,艺术是模仿自然的,这首诗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写的是自然模仿艺术,当然就别有情趣了。

     当然,咏柳诗中还多有以柳喻美好的。柳叶初生,似睡眼刚展,故称“柳眼”。李商隐《二月二日诗》:“花须柳眼各无赖,紫蝶黄蜂俱有情。”女子秀眉细长为柳叶,喻为“柳眉”。王衍诗《甘州曲》:“柳眉桃脸上胜春”。女子身腰若柳条柔软,故称“柳腰”。韩屋诗:“柳腰莲脸本忘情。”晋代卫灌的书像柳叶,世称“柳叶篆”。柳絮散落为絮绵,又称“柳绵”。晏殊《寓意诗》:“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苏东坡有“枝上柳絮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词句。刘禹锡的《忆江南》里刻画了一个女子的愁思,写的非常好,“弱柳丛风疑举袂,似素蔓露而沾巾,独坐亦含颦”。柔弱的柳枝随风摇摆好象是在挥举衣袖和春天告别,一丛丛兰草沾着露水,好象是泪水浸湿了手帕。独坐的她,皱着眉头,更添了愁恨。

  柳作为文学形象出现是在先秦时期,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采微》有“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兮,雨雪霏霏”之句影响最为深远。“柳”在中国古典诗中是母题性意象,但诗家的借柳言志是别出心裁,匠心独运的,加之诗无达诂,因此读咏柳诗也就更需要慧眼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回顶部